長城影視實控人被立案調查 作家趙銳勇炒殼套現術曝光

時間:2019年11月13日 14:40:36 中財網


  原標題:長城影視實控人被立案調查 作家趙銳勇炒殼套現術曝光
  11月9日,長城影視(002071.SZ)公告,公司實際控制人趙銳勇先生因涉嫌信息披露違法違規被證監會立案調查。

  長城影視作為A股“影視借殼第一股”,帶著股民們的萬千期待以22.9億元借殼上市,成為繼華誼兄弟(300027.SZ)和華策影視(300133.SZ)之后的第三家影視上市公司。上市之后,在作家出身的趙銳勇帶領下,長城影視通過瘋狂并購迅速在資本市場擴張版圖,但收購帶來的后遺癥拖垮了大股東也近乎把上市公司吞噬,在長城集團深陷財務危機之后,上市公司長城影視也面臨業績巨虧、違規擔保、債務逾期、股權凍結的困境。

  牽一發動全身,趙銳勇控制的3家A股上市公司,每一家都泥足深陷,“長城系”在不斷失血的同時,也近乎喪失了造血能力。

  債務逾期長城影視爆雷
  與實控人的立案調查通知幾乎同時送達的,還有一份民事起訴狀。根據公告顯示,中國光大銀行股份有限公司蘇州分行(下稱光大銀行蘇州分行)向蘇州工業區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判令長城影視歸還借款本息合計1399.58萬元,律師費30萬元。

  事情還要從2017年說起,當年12月份,光大銀行蘇州分行與長城影視簽署了一份《綜合授信協議》,同意向長城影視提供最高授信額度1億元的授信,公司控股股東長城影視文化企業集團有限公司(下稱長城集團)、天目藥業(600671.SH)等其他四方對上述授信協議的履行提供最高額連帶責任保證擔保。

  基于上述授信和擔保,光大銀行于2018年9月12日向長城影視發放貸款2500萬元,期限至2019年1月12日止。而貸款期限屆滿后,長城影視未能如期歸還本息。

  這不是長城影視的第一次債務逾期,也不是面臨的唯一一樁債務糾紛。

  根據公司2018年年報顯示,截止2018年12月31日,長城影視已逾期長期借款和長期應付款合計1967.39萬元;截止2019年4月30日,公司已經逾期的借款金額合計2.72億元。根據6月10最新的逾期公告,公司新增利息逾期1424.55萬元。

  禍不單行,公司控股子公司也同樣面臨債務違約的困境。 11月2日,公司全資子公司東陽長城影視傳媒有限公司(下稱東陽影視)被法院判決歸還工商銀行武林支行貸款本金利息等合計7488萬元,長城影視作為擔保方與公司控股股東長城集團承擔連帶清償責任。

  因租金未清償,長城影視子公司諸暨長城國際影視創意園有限公司(下稱諸暨創意園)100%股權被凍結。

  此外,同樣因為債務糾紛,公司持有的全資子公司安徽馬仁奇峰文化旅游股份有限公司、淄博新齊長城影視城有限公司的股權也悉數被凍結。

  根據公告顯示,長城影視為上述東陽長城和淄博新齊長城影視的擔保金額合計達到了5.27億元。

  控股股東明目張膽進行違規擔保
  牽一發而動全身。公司控股股東長城集團也同樣陷入債務危機中難以自拔,甚至不惜代價利用旗下控制的上市公司進行資金騰挪。

  2019年1月,長城影視被橫琴三元勤德資產管理有限公司(下稱橫琴三元)起訴,公司作為被告方之一,被要求承擔長城集團3.5億元借款本金及利息、違約金的連帶責任。長城影視被列為被告方之一的原因是控股股東長城集團出具的一份《擔保函》,根據擔保函的內容,長城影視對長城集團提供連帶責任擔保。

  然而,這份擔保函是長城影視的實際控制人趙銳勇挪用公司公章,以長城影視的名義為為長城集團提供的擔保。

  長城集團借上市公司名義違規擔保的事,這不是第一次。

  在上述提到的與光大銀行的訴訟中,有一點值得關注的是,長城集團控股的另一家上市公司天目藥業也是長城影視的擔保方。而天目藥業為關聯方長城影視提供擔保的行為彼時卻未經天目藥業董事會、股東大會的審議也并未對此事項進行披露。

  11月4日,浙江證監局給天目藥業的一紙行政監管措施決定書揭露出,長城集團的違規擔保操作不僅限于次。

  2017年8月,天目藥業子公司黃山市天目藥業有限公司(下稱黃山天目)向黃山市屯溪供銷專業合作社(下稱屯溪合作社)借款1500萬元,通過孫公司黃山天目薄荷藥業有限公司(下稱黃山薄荷)向屯溪合作社借款500萬元。

  合計2000萬元通過委托付款方式,轉入公司控股股東長城集團實際控制的長城西雙版納長城大健康產業園有限公司賬戶。

  上述2000萬元借款均未經過公司董事會、股東大會審議,且未在黃山天目、黃山薄荷及公司財務賬目體現,長城集團占用上述款項至今未歸還且公司未披露。

  長城集團控制的上市公司,成了其騰挪資金的工具,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其資金緊張程度可見一斑。

  根據數據顯示,長城集團持有的上市公司股權幾乎被全部質押,其中,長城影視的質押比例為89.93%;長城動漫(000835.SZ)的質押比例為99.33%。因股權質押、借款、擔保等,長城集團及其實控人趙銳勇、趙非凡所持有的天目藥業長城影視長城動漫股權已被大面積司法凍結和輪候凍結。

  作家趙銳勇的資本騰挪術
  長城影視實控人趙銳勇在進入資本市場之前,曾是一名作家,據稱彼時的知名程度比肩作家余華,他手握的筆桿子也成為他進入資本市場的一把鑰匙,趙銳勇通過長城影視的前身—浙江影視創作所踏上了開往資本市場的列車。

  2014年,正值資本和影視項目的“甜蜜期”,長城影視繞道IPO借殼被光伏產業拖入業績谷底的江蘇宏寶(002071.SZ)成功登陸A股市場。

  同年6月,江蘇宏寶正式更名長城影視,轉型為影視公司。長城集團持有上市公司34.4%股份成為新的大股東,趙銳勇、趙非凡父子成為公司實控人。

  長城影視成功闖入A股后,緊隨其后的2014年7月,長城集團通過出資4億元入主了四川圣達,隨后改名為長城動漫(000835.SZ);2015年,長城集團又斥資5億元,將陷入“內訌”的天目藥業(600671.SH)控股權收入囊中。

  在獲得了3家上市公司的控股權后,“長城系”的商業版圖基本建立。隨后,趙銳勇又快速通過股權質押的方式進行大規模融資。以長城影視為例,在首發上市的2014年,控股股東長城集團共進行了4次合計9930萬股的股權質押,按照當時的收盤價粗略計算,質押市值接近20億元。

  同樣的套路,同樣的配方。股權質押融資的手法在長城動漫天目藥業身上也故伎重演。長城動漫上市后,長城集團立即將其所持2600萬股質押,融資接近2億元;緊隨其后,在入主天目藥業后不久,長城集團也將2000萬股份予以質押。

  不斷質押融資的同時,上市公司也展開了瘋狂的并購重組。

  據中國網記者不完全統計,自2014年借殼上市到2018年,長城影視收購的公司多達28家,并購標的涉及影視、廣告、營銷以及旅游等多個方面,先后收購了上海勝盟、浙江光線影視等多家影視公司及旅行社,共耗資約50億元。

  而截至2018年年報,長城動漫合并報表子公司也多達23家。

  杠桿崩斷 “長城系”全面陷入流動性危機
  然而,資本市場風云變幻,金融緊縮讓趙銳勇手中的杠桿瞬間崩斷。經歷多年的高速擴張,長城集團債務壓力逐漸累積,2018年股市下跌疊加金融去杠桿的緊縮環境,質押融資這條路難以為繼,長城集團陷入不斷質押違約的困境中。而主業沒有明顯突破,收購的子公司們頻繁爆雷,商譽減值不斷增加,三家上市公司也債臺高筑,在不斷失血的同時,也幾乎失去了造血能力。

  數據顯示,2015年至2018年,長城影視的資產負債率分別為60.45%、66.18%、75.76%和82.41%,遠高于行業平均水平;長城動漫同期的資產負債率分別為76.60%、74.20%、68.71%和96.06%。

  而長城動漫2019年三季度的資產負債率高達102.34%,已經資不抵債。

  除了陡增的負債率,收購帶來的后遺癥還體現在子公司業績爆雷以及商譽減值,而這直接也反映到了上市公司的業績上。

  2018年年報顯示,“長城系”的三家上市公司——長城影視長城動漫天目藥業合計虧損8.72億元。其中,長城影視長城動漫的凈利潤分別虧損了4.14億元、4.49億元,同比分別減少344.04%、451.35%;而扣非凈利潤的數據則更為慘烈,虧損分別為4.31億元、4.58億元,同比分別暴跌500.52%、1447.34%
  2019年三季度,三家公司的經營狀況依舊沒有好轉,長城影視當期虧損2860.59萬元;長城動漫虧損4161.39萬元;天目藥業扣非后虧損1075.81萬元。

  縱觀趙銳勇的操作手法,先是拿殼,接著在“殼”公司里裝新故事,從影視到動漫再到醫藥,趙銳勇適時抓住了市場的潮流,每一次都能刺激股價飆升,然后高位質押回流資金。然而,資本騰挪的本事是一把雙刃劍,潮水退去,留下的是一地雞毛。

  從2013年影視文化類公司被資本狂熱的追捧,引發行業瘋狂重組并購,到2018年全社會去杠桿資本寒冬的到來,長城系運用杠桿效應堆起來的商業帝國,周身響動著泡沫破裂之聲。
  .中.國.網.財.經
各版頭條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
彩票销售机构的销售工作主要职责是什么